正文内容


几乎只有一丁点

admin 于 2020-06-05 09:25 发布在 资料专区  |  点击数:

图书馆,整个拜特学院中最神秘的地方。它位于教学楼后方,只有三层楼高,由于前面那座一百四十七层的超高楼层,导致它终年不见阳光。从外面看,它的设计风格和教学办公楼是差不多的,都属于花岗岩建成的略带古风建筑,不过里面看起来就比教学办公楼的年纪要大得多。房梁居然是用原木制成的,似因受到长年烟熏而泛着油亮的黑色,墙壁和地板以竹篾编织而成,走在上面有种弹簧床的感觉。图书馆的一楼是电子阅览室,用电脑与世界各大图书馆连接。图书馆的占地面积不大,且电子阅览室只有这一层,如果几千名学生都想来的话,难保不将它挤破。可怪就怪在这,从来没人数清这有多少台电脑,似乎不管来多少人它总是有空间,有人就猜测,说不定就算全校的人来都没问题。图书馆的二楼和三楼是传统阅览室,就是用纸张印刷的书籍阅览。其实在这个年代,看纸制图书的人已经不多了,但是所有的灵能学校却一直坚持着一个原则,那就是纸张所制的图书绝对不能舍弃,因为电脑中的“字”是没有活力的,而纸张上的“字”却有;电脑上的字无法作为法力的传递,纸张的书籍却可以。所以在这个图书馆里还存有大量奇怪的书刊,不过这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,所有灵能学校的图书馆都得有这样的库存。奇怪的是,这里的面积是有限的,但是藏书却似乎无穷无尽,不管谁想要看什么书,到这里找图书管理员来要就是了。就像广告词里说的那样--只有你想不到,没有我们做不到。“小帅哥!”甜腻腻的声音响起,楼厉凡抱着手中的书习惯性地往旁边一躲,让那双纤纤玉手摸了个空。“真小气。”骚扰未遂的美女长叹。该美女一身黑色吊带背心加黑色迷你超短裙,满头的黑长卷发披散在脑后,漂亮是很漂亮,但不知为何看起来却相当的讨厌……“我来一次你调戏我一次,不小气怎么行。”楼厉凡冷冷的回答。每次他到第二层的图书室来的时候,都会遇见这个女人,作风开放得让人头疼,据说她的名字也叫拜特,不知道和宿舍管理员、校医还有校长,有什么关系。霈林海跟在楼厉凡身后走进来,把书换到右手,用左手很高兴地和她打招呼:“你好,拜特女士。”是人都喜欢美人吧,无论男女。她脑袋转到了一边:“……太好欺负的没意思。”霈林海打招呼的那只手僵在半空。不过话说回来,总有些外表美丽的里面却是恶魔,就算第一眼喜欢上了,她也能把你弄得不想再看她第二眼。天瑾背着一只小挎包走进来,拜特又兴奋了,挥着纤纤玉指向她打招呼:“可爱的冰山美女!你好。”天瑾用比楼厉凡更冷的目光看了她一眼:“你这副皮囊比之前的更难看。”“……”这回轮到她的手放不下来了。“天瑾,太没口德会没人要。”楼厉凡好像有点幸灾乐祸地回头说。“我说的是实话。”天瑾毫不在意地说。拜特的身体忽然像球一样胀了起来,转眼间变成一个比霈林海更高,满身肌肉又满脸胡子的男人--依然穿着那身吊带背心和超短裙。“原来你喜欢这样的?”他用变得异常粗哑的嗓音忸怩地问。那好像人妖一样的声线让人浑身直起鸡皮疙瘩。天瑾淡淡地看了他一眼,回答:“反正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都那么没品味。”“视觉暴力。”楼厉凡说了这么一句,头也不回地走掉。“的确是视觉暴力……”霈林海自语,立刻跟在楼厉凡的后面跑走。天瑾耸肩,和他们一起往里面走去。“讨厌啦!天瑾小美人!我为你变成这个样子,你居然都不多看我一眼……”几个无辜的学生踏入二楼阅览室,一眼看见穿超短裙的彪形大汉,齐声惨叫:“变态呀!”转眼便逃得无影无踪。“……真没礼貌!”拜特一手托着下巴,扭动着庞大的身躯说。一眼望去,这个图书馆和普通的图书馆没什么区别--就是墙壁和地板和房梁稍微奇怪了点。虽然没有阳光,但是屋顶上密密平铺的房梁间,有明亮而温和的光线散射下来,房间内的采光没有任何问题。直到现在为止,楼厉凡都很怀疑那些光线从何而来,因为不管怎么看都不像是人工的光线,而更像是真正的阳光。可是由于房梁间的缝隙不太大,而那些光线看久了又会流泪,所以他还是没搞清楚那些光线的来源。这个图书馆没有让学生坐下来阅读的地方,十几排书架整整齐齐地占满了整个楼层,学生们要看书只有站着或带回宿舍去--当然有本事自己弄出个椅子的话,也不会有人反对。楼厉凡走到鬼怪分区的其中一排书架旁,将手中几本从那里拿出的书放回去。“我是楼厉凡,三月二十一号在这里借阅的书籍已经归还。”书架上隐隐浮现出一个模糊的嘴巴,一张一合:“借阅号34543,楼厉凡书籍已经归还,确认完毕。”楼厉凡转过身,霈林海和天瑾的书也已经放回原处,霈林海又在另外的书架上寻找自己合意的书刊,天瑾却合上自己的背包,看来马上准备离开了。“天瑾?”楼厉凡有些奇怪地问:“刚才你不是说要在这里借些书回去看?怎么这么快就要回去了?”“感觉不好。”天瑾回答。“什么感觉不好?”天瑾用手指在周围一绕:“全部。”“你以前不是没有不好的感觉?”“现在有。”看也不看他一眼,转身,离去。几乎曳地的白色长裙,让她单薄瘦长的身体看起来像是飘走一样。楼厉凡收回眼神,发现霈林海正看着他笑。“你笑什么?”他皱眉。霈林海的笑看起来和平时不太一样,总觉得怪怪的。“虽然被称为‘魔鬼天瑾’,不过终究还是个漂亮的女人,是吧?”霈林海说。“……你想说什么?”“如果把她当做女朋友的话,会很辛苦哪。”楼厉凡沉默,一会儿,伸出食指指着他:“再敢胡说,我拆了你的骨头!”霈林海向后退了一步:“开……开个玩笑而已,别那么认真……”一转身,险些与身后的女孩来个大接吻,他大叫一声倒退几步,一屁股坐到地上。那个女孩--正确地说不是女孩,而是一个女孩的魂魄--梳着短短的学生头,身穿一长及脚踝的蕾丝长裙,飘浮在半空中。以霈林海那种海拔,普通的女孩要和他脸对脸也不太容易,所以当然只有飘浮在半空才有可能。女孩长得很漂亮,脸上也没有血痕或少什么器官,不过任谁一回头就发现自己和某人脸贴脸,都会吓一跳的。“我--爱--你……”女孩机械地说。“啊?”“我--爱--你……”女孩又重复了一遍,飘飘荡荡地移近霈林海,伸出一双白嫩的手,似乎想托起霈林海的脸。自从吸鬼一战后,霈林海对所有忽然示爱的女人都充满防备心,尤其是这种怪怪的女幽灵。没等她碰到他,他已经维持着坐在地上的姿势往后蹭了很远,一直蹭到楼厉凡脚边。“多么温柔可人的美女,”楼厉凡哼了一声,冷冷地说风凉话:“她这么符合你的要求,你怎么不接受?”“……我还不想死。”霈林海憋得脸色通红。“算你那两只眼睛还有点用处。”楼厉凡右手食指和中指并出一个剑诀,指向那个魂魄,“何处来何处去,叱!”女孩闭上眼睛,身形忽然变得很长,在空中化作月牙般长长的模样,哧溜一声消失在他们对面分区的书架上。霈林海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土,还是有点紧张:“那是什么?”“书的灵魂。”楼厉凡指着对面分区上悬吊的牌子说:“刚才她反覆说‘我爱你’三个字,我就在猜她大概是那个区的吧。”果然,那个牌子上写着很大的三个字--言情区。“每一本书都有自己的灵魂,正因为如此,灵能学校才不提倡使用电子类书籍。”楼厉凡说着,一转身,和身后一个有着热切眼神的老人魂魄对了个脸对脸。“先生,”老人用很虔诚的目光看着他说:“你知道麦加怎么走吗?我要去麦加朝圣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找不到路了。”楼厉凡脸色有点不好:“今天真是见鬼,怎么又一个……”老人好像听不到他的话一样,虔诚地继续重复:“先生,你知道麦加怎么走吗?我要去麦加朝圣……”“要找麦加也得先回你家去。”楼厉凡一指“圣者传奇区”,老人的魂魄嗖地一声消失在书海当中。“奇怪?”霈林海说:“我以前好像还没见过书的魂魄,怎么今天一见就是两个?”楼厉凡想了想,天瑾的话又在耳边响起。--感觉不好……她人品不行,但无论如何预感总是比他强,他该相信她的感觉的!“霈林海,我们走。”“咦?走哪儿去?”“离开,今天这里不能多待。”“啊?”虽然对楼厉凡的这种临时起意非常难以理解,但是霈林海还是选择老老实实跟他走--相信楼厉凡是一回事,但是更多的是怕楼厉凡发飙。两人迅速地向门口移动。然而不知为何,刚才进来的时候明明没有任何阻碍,可是现在想出去时, 六合网开奖结果现场直播脚下竹篾织就的地板却忽然变得柔软出奇, 香港六合开奖结果历史记录每一脚踩上去都踏出一个深深的凹痕, 彩霸王心水资料无论是抬脚还是落脚, 蓝月亮香港正版精选资料大全都必须要用很大的力气才可以。他们尽量加快步伐,本来鬼怪分区离门口并不太远,再慢也该是走几步就会到,可是他们足足走了十分钟后,却依然在鬼怪分区的范围里,好像那十分钟里一步也没有前进过一样。楼厉凡停下脚步,也阻止霈林海前进的步伐,转头看看周围。来此借阅书籍的学生有的走来走去,有的站在某个书架旁抱著书看得入迷。似乎没人发现有什么不对,难道只是他的错觉吗?楼厉凡试探着往后退了一步。嗯,以书架的相对位置来看,他应该是后退了。他又向前一步……不,书架的相对位置没有太大改变,几乎只有一丁点。他再看看周围的学生,这才发现原来所有走来走去的都是往里走的,往外走的学生似乎--除了他和霈林海之外--一个都没有。“又被关进哪个结界了吗?”霈林海也发现了这一点,苦恼地说。“如果被我发现又是哪个无聊的家伙……”楼厉凡有些恼怒地用力一敲身边的书架,书架发出很大的“彭”一声。如果楼厉凡知道自己那一拳下去会产生什么后果的话,他大概是宁死也不会去敲的。毕竟他身边还带着一个出气筒(霈林海)。但是他敲了,而且在愤怒中用了他自己都没发现的多余力气。随着那“彭”的一声,无数奇形怪状的妖魔鬼怪,都从那个书架上影影幢幢地飞了出来,在图书馆里四处乱撞。它们无论撞到哪个书架上,都会从里面飞出一堆见过或没见过的奇怪东西,飞出来的那些东西又四处飞撞别的书架,撞出更多怪物……不一会儿,整个图书馆里都充斥了各种奇形怪状的书籍魂灵,刚才还算安静的馆内变得比菜市场更加嘈杂。“我的头呀我的头呀我的头呀……”一个没头的骑士抱着自己的头盔(也许是头),骑在马背上跑来跑去。“统治世界!哇呀呀呀呀呀呀呀--”一个半人多高,像洋葱头一样的东西领着无数小洋葱头横冲直撞。“我们是害虫我们是害虫我们是害虫……”大批蟑螂在半空中摆出花朵的形状飞来飞去。“男人都是负心汉!”一个穿着兽皮的女人,手提火箭弹逮谁炸谁。“我的女人跟人跑了,你们谁见过她?我的女人跟人跑了,你们谁见过她?……”形销骨立的男人抓住身边一个猪头的怪物,嚎啕大哭。“啊,我是天边的一朵小花……”体重大概有两百公斤的女人,拿着诗稿深情地念道。“我说了我讨厌死人我讨厌死人我讨厌死人……”只剩下一颗脑袋外加一根长脊梁骨的鬼在空中盘旋。“我要投胎!为什么找不到怀孕的女人!”“鬼啊!鬼啊!”“神龙啊出来吧!”“短笛大人我爱你!”“为了大地的爱和正义--”“死去吧白痴!”“吃人吃人吃人吃人……”“不好吃不好吃不好吃……”诸如此类。学生们盯着这少见的情景,大张着嘴巴一时忘记该如何反应。楼厉凡还僵持着自己敲击书架的动作,额头上一片细密的冷汗。“这些……是什么……?”霈林海颤抖着问。多么壮观的鬼怪大游行……几乎所有人都确信,自己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再看到如此盛大的情景了。“书魂……全部跑出来了……”楼厉凡颤抖着回答。他手边的书柜抖动了几下,在他还书时只是一个模糊嘴巴的生物,嗖地一声窜起了长长的脖子--脖子顶端没有头,只有一个巨大的嘴巴。它拧了个圈,转向楼厉凡破口大骂:“你白痴吗!居然敢在这么不稳定的日子里打我!现在闹出这么大祸,让我怎么收场!我的秩序啊!百年来的秩序啊!就被你破坏了!你这个瘟神!扫把星!去死吧!去死!”那张嘴声嘶力竭地吼着,口水四处乱喷。一个圆圆的东西飞过来,咚地一声砸到那张嘴巴上,嘴巴好像愣了一下,啪嗒一声从脖子上掉下来落在地板上,似乎昏过去了。圆圆的东西弹跳起来,落在霈林海手中。“这是什……”霈林海还没来得及看清楚,那个无头骑士从他身边一掠而过,把那圆圆的东西抢走了。“我的头我的头我的头我的头我的头……”霈林海僵硬。霈林海用恐怖的声音大声惨叫。“哦,好有活力哦。”吊带背心加超短裙的彪形大汉单手搭凉棚,看着满图书馆的热闹情景欣喜地说。“……你不让我走,就是为了让我看这种场景?”应该早已经走了的天瑾站在他身边,表情很难看地说。“咦?你不喜欢吗?我可是期待这一天期待了好久好久哦。”大汉扭动着熊腰羞涩地说。天瑾的脸色变得比平时更青了:“既然这么难得,你还是自己欣赏吧,我走了。”“哎哎!我的天瑾小冰糖!不要走啊--”天瑾的身影毅然决然地消失在楼梯下,她已经决定了,至少这个学期,死也不会再来这里。“讨厌啦,不会欣赏。”大汉自以为优雅地托着满是络腮胡子的腮帮子,看那大乱的情景,叹息了一声,“为什么天才总是这么寂寞呢!”如此规模的群魔乱舞的确是很少见的情景,如果不是自己造成的话,楼厉凡一定会拍下来当做资料好好储藏……“怎么办……要丢下这堆烂摊子逃走吗?”霈林海的嗓子因为无头骑士的关系,已经变得嘶哑,说话的声音要多难听就有多难听。“问题是我们出不去。”楼厉凡脸色铁青地说。这些魂灵大部分都没有实体,资料专区只是一个个虚幻的影子在飞来飞去,不时穿过大家的身体。如果是普通人恐怕不会有太大感觉,可是在这的学生全都是灵感达到一定程度的,被这么多魂灵在身体里穿来穿去的感觉实在很恶心,有些学生已经准备逃走了。然而很可惜,今天似乎没有一个人能出去。楼厉凡冷眼旁观许久,发现周围所有面向门口的学生都和他们一样,不管迈开多大的步伐都没有用,一双腿就像空转的车轮,无法到达目的地。“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怎么回事!我们被封了吗!?”“救命啊!管理员--”“我讨厌这种地方啦!”“我要回家!”“妈妈!”看来崩溃的人不在少数。“我们怎么办啊……”一个青面獠牙的白衣女子总在霈林海周围飘来飘去。真想对天狂吼几声--他脆弱的神经已经无法再接受更大的打击了。楼厉凡弹开一个肠子肚子都流在外面的屠夫,一转身靠在书柜上,脸吊得很长地说道:“有句很有名的话,不知道你听过没有……”“什么?”“‘生活就像是一场强奸,如果不能抵抗的话就闭上眼睛享受吧’,既然反抗和不反抗的结果都一样,那还不如好好欣赏一下这种奇景,回去以后跟别人吹牛。”“……”霈林海还从来没见过楼厉凡这种反应,连这种话都说出来,也就说明他已经气得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不过他说得也对,如此奇景百年难见,反正走又走不了,还不如好好享受看看。霈林海的脑袋左右看看,当他避开那些肚破肠流的恶心鬼怪,发现圣籍典藏区时,忽然忘记自己刚才的恐惧,兴奋地高声叫了起来:“啊!观音菩萨!我看见观音菩萨和圣母玛利亚在聊天!厉凡!真的是超级少见的情景啊!那个帝释天和狮身人面好像是实体!我去请他们签名--”楼厉凡:“……”虽然说适应得快是好事,但是你也未免太快了……大概是被楼厉凡情绪的低气压影响,他和霈林海身边大部分都是虚体的影子,实体的魂灵很少过来。而在图书馆的最里面,却有可怜的四个人被大量实体魂灵压得喘不过气来。“呀呀呀呀--我说了我不算命啊!不要老追我不放!我诅咒你啊!”罗天舞死命推拒着趴在他身上、要给他算命的瞎老头,那老头带的招魂幡(算卦商标)已经快把他的魂招走了。“去死吧!次元洞次元洞次元洞!哇!为什么没有效果!!”满世界放次元洞却没对半个魂灵起作用,反而被追得抱头鼠窜的苏决铭,他还不知道这些书的灵魂和普通生物的灵魂是不一样的。“水净化啊!为什么一个也净化不了!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就差抱著书架哭的乐遂,同样不明白书的魂灵只能封印却是不能净化的。与他们不同,公冶就冷静多了。“呜呜呜我好没用……呜呜呜我不想活了……呜呜呜这世道真艰难……”抱着一堆符咒缩在角落哭的公冶,身边围绕了大批忧郁的魂灵,正被它们引导着考虑选择哪条自杀的路比较好。霈林海得到了一干神仙的签名,抱着自己的笔记本兴奋不已。“呵呵……这个要是给我以前那些朋友看到的话,他们一定很羡慕!我妈是虔诚的佛教徒,她一定会喜欢释迦牟尼的签名……对了,我不认识梵文啊,得找个人翻译……”如果他不是自己的室友的话,楼厉凡真是一句话也不想多说,可惜并非如此……所以他还是忍不住开口提醒他一句:“霈林海……我好像告诉过你了,他们只是书籍的魂灵,不是真的……”“没关系!只要是我亲眼看着他们签的就可以!”“……”霈林海,有时候的确比较强韧。奇幻区的龙神越过自己区域的范围,在言情区盘踞了下来,怒吼着把周围碍事的人全部赶走。那里只有一群谈恋爱的年轻男女,谁能抵挡它的力量?不过恋爱果然是最有力的,爱情男女们边喊边用扫把之类的东西,猛打龙神的脑袋和屁股,大有不把它赶走誓不罢休的气势。可惜,如果他们不喊那句口号就没事了。“奇幻的!滚出去!奇幻的!滚出去……”这不是找茬么?龙神尾巴一扫,身躯冲天而起,龙口大张,吼道:“哇!我被言情区的打了!奇幻的兄弟们!救命啊!”奇幻区一呼百应,这位魔王、那位魔神还有勇士、剑士、魔法士,统统揭竿而起,逮住身边非奇幻区的就是一顿揍,可惜言情区离得稍微远了点,言情区的人没被打倒多少,最近的历史区孔子、秦始皇、李世民之类却当了替罪羔羊。“如此下去,国将不国--来人呀!救命啊!打劫啊!”一个老儿被打得鼻青脸肿地大声呼吁。“天马流星锤--”挥舞着三节棍,不知是何年代的青少年带着兄弟五人大肆打砸。“朕乃始皇帝!尔等居然敢以下犯上!朕车裂了你!”穿着黄袍的某皇帝捂着自己被打出血的脑袋怒吼。“魔王的权威是不容怀疑的!”原本老老实实听魔王演讲的魔王大军,开始了清剿行动,往民间传说区前进。“护驾!护驾!”“光明王万岁!”“天诛地灭!”“为了江山美人!”“是错觉?我总觉得这会儿比刚才更乱了。”楼厉凡看着周围的混乱,疑惑地说。“是吗?”霈林海漫不经心地说。他现在没时间管那个,只是找那位神出鬼没的孙悟空签字就够让他忙的了,等会儿他还要计画找找鲁智深和林冲……不知为何,混战从两个区变成了三个区,然后以惊人的速度扩散开来,刚才只是各位魂灵的喃喃自语,现在已经变成各区间连原因都混淆的联营大混战,除了圣籍典藏区的神佛外,所有的书籍魂灵都加入了战争。魂灵们都去打架了,罗天舞等四人终于摆脱最痛苦的折磨,然而这还不是最后,魔王及其部下的铁蹄,一刻不停地在他们脑袋顶上踩过来踩过去,虽然是虚幻体,也让人很不舒服。可是四人也和楼厉凡他们一样,只能往图书馆的内部而不能往外部走,他们四个人一起挤在书架角落里,乞求老天快快开眼把这群瘟神弄走,让他们安全回宿舍、去晦气……而楼厉凡和霈林海这边……“够了!霈林海!你还要找谁签字!”“诸葛亮……”“你怎么不去找曹操!”“如果可以的话,他和周瑜我都想……”“你看看现在他们乱成这样,根本分不清楚是哪区!难道要我陪你一个个找吗?”“其实,你看,葛朗台在那里,我看见了……”“霈林海我忍无可忍了--”两个人边吵架--其实只是一个人吵,另外一个人在(无意间)挑起对方的火气而已--边走过一排排书架,当罗天舞发现那两个人是谁的时候,他惊喜万分地拚命挥动起了双手:“楼厉凡!霈林海!我们在这里!help!sos!救命!”楼厉凡转过头,穿过一群或实体或虚幻的影子,看见了缩在角落里的四个人。“……你们四个钻在这里干什么?”“我们对天发誓,今天是来看书的!”苏决铭哭丧着脸说:“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进来之后就一直出不去……”罗天舞道:“如果只是这样还好,看看公冶这模样……”乐遂晃晃身边的公冶,公冶眼神呆滞地看着前方,嘴里念叨着:“一只羊等于两只羊,两只羊等于四只羊……”“……”身为灵异师居然被书籍魂灵这种低级的灵催眠,他还是第一次见到……“其实你们可以找找其他的乐趣嘛,”霈林海向他们摊开自己的笔记本,笑的很得意,“看看!我刚才拿到了谁的签名?大闹天宫的孙悟空!”“…………”楼厉凡已经不想说什么了。“……你还真是适应力很强……”脸色黑如墨水的另外三人低声说。其实不是霈林海适应力强,他的适应力恐怕比公冶还不如。不过他比较幸运,在公冶被那群怨灵故事的主角缠住时,他看见的却是观音菩萨和圣母玛利亚……人的信仰有时候是很重要的,霈林海用身体证明了这一点。“可我们不能总被关在这里呀,我明天要交的推演报告还没写……你们难道就没想过怎么出去?”罗天舞问出这句话时满怀期待,毕竟面前的两位都是和他们不同的优等生……“还没有想。”很干脆的回答。“……”那三个人加一个念念有词的人,身边聚集的怨灵更多了。“啊!曹操!”霈林海忽然指着一个帽子上写着“三国演义”的人,兴奋地叫起来,“那一定是他!快去找他签名!不知道能不能找到诸葛亮--”“霈林海!”楼厉凡咬牙切齿地吼。霈林海站住。“你要是敢去的话就永远别回来!我会把你封在《三国演义》里,让你和诸葛亮把酒言欢一辈子!我说到做到!”寒风扫过,在不知哪里来的片片落叶衬托下,霈林海的背影显得如此孤单。“只是签名……”“少啰嗦!”“……对不起……”多么悲哀,多么可怜的声音。楼厉凡稍微有点心软,只是签名而已,也的确是百年难遇的好机会……一个男人足不沾地地飘过来,在霈林海面前抬起头:“对不起,先生,请问你看到我的眼珠子了吗?只有一只眼睛没法对焦距,身为鬼怪区的鬼又不能不为本区和外区战斗……”那男人的脸上一片血肉模糊,眼睛剩一只,鼻子只有一个三角形的洞,没了唇片的嘴和那个空空的眼眶流着血脓,还有可疑的白色软体生物在血脓中蠕动……霈林海静。“哇--鬼啊!”有史以来都没有哪个人类的胸腔,能发出如此恐怖而凄厉的惨叫。信仰是很重要的东西,不过不管有多么坚持自己的信仰,信仰的程度也是有限的,即使能暂时压制某些想逃避的东西,不过该来的还是会来,没人能逃得过去。霈林海的笔记本飞上了房梁,身体周围有强烈的气流螺旋状向四周铺开扩散,连楼厉凡和他身后的四人,都感觉到了迎面而来的强力风压,更遑论周围那些虚幻或非虚幻的书籍魂灵,稍微弱一点的,转瞬间便被他的风绞碎,变成连解鬼都不如的微细灵魂破片。“有鬼啊!”风势变本加厉地往周围蔓延,所有的书籍都在架上不断抖动,看起来马上就要跟着霈林海的风势一起飞走了一样。“楼厉凡你为什么不管管他啊!再这么下去我们也要被吹走了!”角落里的几人互相拉扯,防止自己被吹走,同时对楼厉凡吼。楼厉凡漠然站在那里,就好像霈林海这么抓狂和他无关一样。“楼厉凡!”“听见了。”楼厉凡淡淡回答,“不过你们认为我能管得住他吗?凭我将近90hix的能力,和300hix以上的人对抗?”三人无言。他说的理由让他们没办法反驳,但总觉得好像不是这个道理……“楼厉凡!”又一个人抓狂了,不过这回是那个图书管理员拜特,他仍然穿着超短裙,叉开着一双毛茸茸的大腿,站在两排书架中间的走道中。他迎着图书馆内部的飓风,指着楼厉凡大叫,“你快点让霈林海停止啊!我的书籍灵魂啊!我花了三百年时间才培育出来的书籍灵魂!……啊!”被飞来的几本书打到,“痛死我……你快点让他给我停止!否则我要你们给我留在这里当书籍灵魂的陪葬!”“这关我什么事?”楼厉凡冷冷甩他一眼,说:“有本事自己去阻止他。”“快住手啊!”一阵更大的风卷过,彪形大汉被吹退了十几公尺,又连滚两个跟头。一直观望的楼厉凡忽然顺着霈林海制造的风势飘飞起来,追上那变态被吹走的身影,一把捞住了他背心的带子,逼他面对自己。“你给我老实交代,我们今天所有的人都只能进来不能出去,是怎么回事?”“我的书籍魂灵啊……”彪形大汉泪眼汪汪。“我让你给我装傻!”楼厉凡一拳捶上他的小腹,彪形大汉大声哀嚎起来。“好痛啊……咳咳……我我……咳咳……”“书库管理的那张嘴说什么‘这么不稳定的日子’,什么意思?是说这个图书馆的什么禁忌?你居然敢知情不报,渎职罪可是很重的。”秦始皇陛下和其他实体一起被吹得满天飞舞,一不小心向楼厉凡他们砸过来,楼厉凡举起彪形大汉当做挡箭牌,秦始皇撞上彪形大汉的背,嘴里呜哩哇啦地喊着好痛,又被吹向其他地方。彪形大汉翘起了兰花指:“讨厌啦,你离人家这么近,人家会不好意思。”又是一拳下去,大汉捂着肚子打起滚来:“厉凡你好狠的心啊!”楼厉凡一脚踩在他胸口,脚下暗中使劲,表情却波澜不惊:“‘厉凡’不是你能叫的。给我回答问题!”那变态被踩得惨叫连连,原本还想糊弄过去,但是楼厉凡脚下的暗劲越来越大,他没几下就投降了。“啊啊!别再用力了!我说!我说还不行吗……今天是四月一日!四月一日啊!记得不?正好是书籍魂灵的封印最不稳定的日子啊!而且还是个特别重要的节日!”能不能把脚放轻一点?感谢感谢……哇呀!好疼啊!“为了庆祝这个节日,所以我才专门不告诉大家有这么热闹的宴会嘛!难道你不喜欢吗?多么出人意料,多么美好的庆祝方式啊!哦呵呵呵……呀--你的鞋子下面是不是有钉子--”楼厉凡又用脚辗转了几下,让那变态又惨叫了几声之后才放开他,平稳地走到霈林海的面前。很奇怪的是,霈林海的风对他似乎并无作用,他连一根发丝也没有被风吹起来。“行了,霈林海,收起你的能力。”霈林海的风骤然停止。被风卷上天空的实体魂灵和个别能力太低的同学,以及距离他最近的书架上的书,劈哩啪啦地掉了满地,在竹篾的地板上弹了几弹才落下,虽然惨叫声很大,但是居然没有人受伤--被风撕裂的虚体魂灵不算。“咦?结束了?”“嗯。”楼厉凡一招手,霈林海那本飞上房梁的笔记本出现在手中,他伸手递给霈林海,“给,你的宝贝。”霈林海接过来,表情有些可惜:“可惜没有找到诸葛亮。”“下次吧,说不定明年还有机会。”“明年?”“嗯,明年的四月一日……对了,四月一日是什么节日?刚才那变态说什么很重要的节日,我怎么也想不起来。”“啊?啊……哈哈哈……”霈林海干笑,“四月一日啊……”“四月一日,西方的愚人节嘛!”和乐遂一起拖着依然念念有词的公冶的苏决铭插话道。“……”怪不得那变态要过节……“四月一日怎么了吗?你刚才对管理员做了什么啊?你和霈林海是不是之前就已经计画好了?害我们还那么担心,以为霈林海暴走了哪。也是啊,他可是灵力未测的高人,就算加上咱们所有人也不是对手,幸亏他不是暴走……”“罗天舞,你给我闭嘴。”“对不起……”一直被禁锢在图书馆中的学生们,见到他们六人在毫无阻碍之下离开,立刻也一个个跟在后面连滚带爬地逃走。“再也不去那个该死的图书馆了!”这是许多人回去以后反覆念叨的一句话。与此同时--“嗯……我的预感告诉我,我躲过了危险……但是也错过了好戏……真是为难啊。”by:稍微有些遗憾的天瑾。

  原标题:山西朔州市右玉县两村民因过失引发火灾致4人死亡

 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,权威,专业,及时,全面,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!

,,东方女孩最快报码室